百乐彩是不是彩票 美少年被预言此生“命犯桃花”,高中时却爱上又丑又穷的已婚女子,二人醉后双双投入大海殉情
  作者:匿名  日期: 2020-01-11 13:11:38   阅读:3450

百乐彩是不是彩票 美少年被预言此生“命犯桃花”,高中时却爱上又丑又穷的已婚女子,二人醉后双双投入大海殉情

百乐彩是不是彩票,他是富贵人家的公子,是俊美多才的少年,被人预言“女人会为你着迷”。

然而,他因无法理解世俗的虚伪,偏偏爱上丑陋的已婚酒吧女。

面对同样难以排遣的寂寞,二人醉眠一夜后双双投海殉情……

写完“私小说”《人间失格》的同一年,日本作家太宰治也如同小说主人公那样,与最后一位爱人投水自尽。

那年,他只有39岁。

这部散发着绝望与哀愁的小说,是太宰治半自传性质的作品,也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。

主人公与他的情人,最终被大海接纳了吗?下面我们就以“快读”的形式,走进这位美少年的内心世界。

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《人间失格》,由生田斗真主演

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。

我无法理清人类生活的头绪,内心世界与他们格格不入。

总是有人说我幸福,仅仅因为我是大户人家的少爷,仅仅因为我父亲是众人巴结的议员。

而我却觉得,自己的肉身就像炼狱。

我在幼年时,曾遭受男佣和女佣的侵犯,这是人类所犯罪行中最为低级残酷的。

然而,我只能无力苦笑,忍气吞声。因为我懂得他们比我会花言巧语,我会被那些深谙处世之道的人打败。

一次,我跟佣人们去看父亲的演讲。他们私下里将演讲贬得一文不值,见到父亲却又巧舌如簧,奉承谄媚。

我在他们的脸上,看到比狮子、鳄鱼、怪龙更狰狞的动物本性。

我怕得发抖,仿佛自己是地球上的异类,甚至无法与人交谈。

叶藏从小在女人堆里长大

另外,似乎人人都在为钱而活,甚至变得自私自利,虚伪狡诈,这让我完全捉摸不透。

为了掩盖自己的忧郁,讨好可怕的世人们,我只好竭力伪装成纯真无邪,扮演着一个滑稽的怪胎,

我成了一个笑脸迎人,却不说半句真话的孩子。

一次,家父即将启程去东京。前一晚,他笑呵呵地问每个孩子,回来时送他们什么,还难得地把这些要求记在本子上。

“叶藏想要什么?”

父亲这样一问,我顿时语塞。任何东西都不能让我快乐。

因为我扭扭捏捏,吞吞吐吐,父亲脸上露出不悦。

“还是要书吗?那边的商店在卖一种狮子玩具,你不想要吗?!”

我觉得自己要窒息,幸好大哥帮我选了:“还是给他买书比较好吧?”

父亲啪地合上笔记本,连记都没有记。

竟然让父亲扫兴,我吓得在被子里瑟瑟发抖。

于是,趁着父亲熟睡,我悄悄找到本子,在上面写下“狮子”二字。

——敏感的我觉察到,这才是父亲想送的。

这办法果然奏效。几天后父亲带回了狮子,还开心地跟母亲说,又中了我的“恶作剧”。

在学校,我是大家眼里的“全才”。

我自幼体弱多病,请假是常有的事,可成绩却总是最高分。

为了摆脱大家的“尊敬”,我也竭力扮演着滑稽的丑角,甚至故意在作文中编些搞笑的段子,就为了逗老师开心。

这样,我成功摆脱了众人的“尊敬”。

我隐忍不言的孤独气质,总会被大多数女性本能地捕捉到。这也成为自己频频被女人趁虚而入的原因之一。

对她们而言,我是能守得住秘密恋情的男子。

我升入了一所建在落樱沙滩上的中学,寄宿在学校附近的远房亲戚家里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远离故乡,却感到轻松自得。可我对于人类的恐惧,依然在内心翻涌。

幸好,我的搞笑本领已经出神入化,凭此掩盖了自己对人的胆怯,赢得了同学的喜爱。

可正在我稍稍松懈时,一个男生对我放了冷箭。

他叫竹一,长相普通,家境贫困,功课糟糕,是个白痴。

这天体操课上,做单杠练习时,我故意摔个狗啃泥,逗得同学们大笑不止。

竹一却来到我背后,低语道:“故意的,你是故意的。”

居然被他一眼看穿!我仿佛被熊熊的地狱之火包围。

我怕总有一天,他会把真相告诉世人。

为了防止他“泄密”,我与他寸步不离,亲密无间,居然成了朋友。

初夏的一个傍晚,放学时大雨倾盆。他正愁容满面,我立刻堆笑:“去我那儿吧,离得很近!”

我拉着他冲进大雨,狂奔回寄宿的家中。

进了屋子,竹一却说耳朵疼。原来,他的耳朵正在发着炎。

我露出夸张的神情,以女人的口吻说:“都是我不好,拉着你淋雨。”

我让他枕在我膝头,细心替他用酒精消毒。

他说了一句魔鬼般的预言:“肯定会有女人为你着迷。”

我只是满脸通红地笑着,没有作任何回应。女人比男人更要复杂难懂——我自小在女人堆里长大,这一点我早就一清二楚。

与男人不同,女人带来的伤痛犹如内伤,经久不愈。并且,她们总是索求无度,欲求不满。

比如,我寄宿这家的两姐妹,一有空闲就到二楼骚扰,每次我都被吓得几乎跳起来,却又只能满脸堆笑应付。

一天,那位三十多岁的姐姐,哭着跑进我房间,径直倒在我被子上。

这毫无新意的伎俩,让我感到索然无味。

于是,我递给她一个剥好皮的柿子。她难为情地笑着,离开了我房间。

——女人若是突然哭泣,只要给她一点甜食,她吃后就能平静。

孩提时的我就总结出了这一规律。

竹一还给了我另一个预言。

那天,他拿来一幅梵高的自画像,对我说:“这可是妖怪的画像。”

他这句话,仿佛醍醐灌顶。

我曾见过梵高、塞尚、雷诺阿等人的作品,却不曾认为他们画的是“妖怪”。

可竹一的话,却让我想到:他们同我一样,也是对人类极度恐惧的人,他们曾被名为人类的妖怪所伤,便用画笔描绘了活生生的妖怪。

我兴奋得几乎落泪,却竭力抑制情绪,对竹一说:“我也要画妖怪的画像。”

竹一玄妙话语的启发,让我开启了绘画的动力,最终完成了一幅阴森可怖的自画像。

而这正是埋藏于我内心深处的真面目。除了竹一,我还没给任何人看过。

竹一说出了他的预言:“你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画家。”

初中即将毕业,我很想去美院读书。然而,父亲却命令我读高中,以便进入政界,我只能茫然从命。

我顺利考入东京的高中,住在樱木町父亲的别墅内。

父亲每个月都有一两个星期不在东京。此时我干脆旷课,整天闷在家里读书画画。

父亲回来后,我装作急匆匆上学,其实私下里都跑去画塾了。

在画塾里,我认识了堀木正雄。他比我大六岁,是一个漫画作者。

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能借我5日元吗?”

他就像伊甸园里的毒蛇,我在他的诱惑下,接触了烟、酒和娼妓。

我打心底瞧不起他,最终却被他击垮了。

因为对人的惧怕,我一个人上电车不敢买票,去酒楼会躲避迎宾小姐,付款时不懂讨价还价。

有了堀木,这些都不用担心了,我干脆将钱包交给了他。

和他在一起,我渐渐发现,要消除对世人的恐惧,烟、酒、娼妓都是绝好的手段。

拿娼妓来说,她们绝非人类。躺在她们身上,能够放松身心,沉沉睡去。她们单纯得可悲,让我感到同类的亲密。

甚至在她们身上,我能看到圣母玛利亚的光环。

然而,日日与娼妓厮混,也带来了副作用——就像堀木所说的,我身上开始散发“情场老手”的气息。

这有悖于我的初衷。

酒吧的小姐给我写过幼稚的信,将军的女儿在我必经之路上徘徊,不知名的姑娘送我一个亲手做的人偶……

这种副作用,让我丧失了对娼妓的兴趣。

不久,生活又发生了变化。

家父议员任期将满,他将樱木町的别墅出售,让我搬进了一个老旧的公寓。

一直以来,家父会给我固定的零花钱。虽然在堀木的“帮助”下,这些钱两三天便挥霍一空。然而,因为家父的影响力,附近的小店都可以为我赊账。

而此时,我不仅要付每月的房租,还要与堀木支出大笔花销,生活一下子陷入窘迫。

我只好频繁给老家拍电报要钱,并在堀木的教唆下频繁出入当铺。尽管如此,手头依然拮据。

我究竟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,便只能与堀木四处喝酒度日,几乎放弃了学业和画画。

高中二年级,殉情事件彻底改变了我的后半生。

那时,家父得知我逃课的情况,请我兄长代笔,寄来一封措辞严厉的长信。

我想借酒浇愁,却常常身无分文。再加上身体的病弱,内心的寂寞,三个庸俗女人的纠缠,让我对生而为人感到乏味。

这天,我失魂落魄地走进银座的酒馆,堆着笑对那位女服务生说:“我身上只有10日元,能不能喝点什么?”

她看了看我,用关西腔说:“您不必担心。”

这句话有不可思议的力量,让我颤抖的心瞬间平静。

在这个女人身旁,我竟感到无比踏实。

我可以毫不掩饰自己沉默寡言的本性,一言不发地喝闷酒。

“只喝酒吗?那我陪你一起喝吧。”她说。

酒过三巡,我随着这女子,来到她租住的地方。

她比我大两岁,是个有夫之妇。她和丈夫去年来到东京,丈夫因诈骗被抓进了监狱。

她默默地谈着自己的身世,我对那些话完全提不起兴致。

真是寂寞——

说上千言万语,也抵不上这四个字,能让我心生共鸣。

可我在世上遇到的女子,却无一人能这样诉说。

不过,眼前的这位女子,虽然没有用言语表现,却吐露出巨大的寂寞气息,让我从恐惧不安中抽离,毫不掩饰自己的阴郁。

在她怀里安然入睡的那晚,是我唯一获得幸福的一晚。

后来我知道,她叫恒子。在我的印象里,她是个遗世独立的女人。

然而,当太阳再次升起,我又变成矫揉造作的小丑。

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,碰到棉花都会受伤,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。

趁着还没有受伤,我想及早和她分道扬镳。

我说:“‘金钱散尽,情缘两断’,说的不是钱没了男人才离开。其实是男人一旦没钱,就会意志消沉,性格扭曲,最后主动甩掉女人。”

恒子却只当是玩笑话。我真怕越陷越深,于是赶紧逃离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再也没去见恒子。

恒子在我心里,越发让我惶恐,尤其那晚在酒吧她付了全款,这更让我耿耿于怀。

我甚至认为,恒子也和其他女人一样,是要把我逼上绝路的。

转眼到了11月末,我与堀木在小摊上,喝着廉价酒。

我们明明身无分文,他却吵着还要喝,我便大着胆子说:“既然如此,我就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在路上,堀木发誓要吻坐在他身边的女服务员。

到了银座的那间酒吧,恒子和另一位女服务生走了过来,恒子坐到了堀木身边。

我吃了一惊——恒子,会被堀木亲吻。

恒子与我,不过是露水姻缘,况且我并没有与人争夺的勇气。我只是为恒子感到可怜:被堀木玷污,她势必要与我分手。

我和恒子,就这样完了。

而事态的发展,比这更让我痛心。

堀木盯着恒子说:“我认输,再饥渴,我也不能和这样的女人……”

我真想喝个痛快。

被堀木这么一说,恒子连得到醉汉的亲吻都不配,她是个难看又穷酸的女人——这未免出乎我的意料。

我与恒子悲戚地相视一笑。恒子的确又疲惫又穷酸,正因如此,她在我心中如此可爱,如此亲近。

这是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,因爱意萌动着柔弱却积极的力量。

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。醒来睁开眼,恒子坐在我枕边。原来,我在她的房间里。

“‘金钱散尽,情缘两断’,我还以为是在开玩笑,原来你是认真的。我赚钱给你花也不行吗?”

“不行。”

她对人生感到困顿不堪,而我也早已厌倦人世,便赞同了她的关于跳海的提议。

那天上午,我们徘徊进一家咖啡店,点了杯牛奶。

我起身掏出钱夹,发现里面只有三枚铜钱。

我想到我那家徒四壁的出租屋——我已无法苟活于世。

她看到我的钱夹,无意地说:“只有这些了吗?”

这还是生平第一次,我为心上人的一句话,感到痛入骨髓。

那晚,我们一起到了镰仓的海边。

她解下腰带,叠好放在岩石上,因为是在朋友那儿借来的。

我也脱下风衣,和腰带放在一起。

我们双双跳入海里……

恒子死了,我却被救了回来。因为我是高中生,又因家父的名声,此事被媒体大肆渲染。

亲戚来给我传话,说我父亲得知此事,要与我断绝父子关系。

然而,更让我难过的,是恒子的死。

我思念着她,终日落泪不止。

在我遇到的女人中,我真正喜欢的,只有模样穷酸的恒子……

主人公叶藏未来的命运如何,他会再次遇到喜欢的人,治愈心灵的创痛吗?欢迎关注头条号“半杯咖啡读好书”,阅读太宰治“私小说”《人间失格》快读的下半部分——《他是“犯桃花”的俊美漫画家,邂逅17岁单纯少女后浪子回头,却因瞥见妻子那一幕,走进“没有女人的地方”》